卧槽你们要看这个,绝对要看

sigrid:

一个较为完整的霜杯版冰与火之歌AU设定 XDD


8/28更新 大修


脑洞很大


注意:这里套用的是征服战争(War of Conquest)之前的维斯特洛,七大王国还未统一,君临以及铁王座不存在。地图可以点我 有BIG4,Frozen,巨怪猎人和疯狂原始人出没。






Hamish III “Hiccup” Targaryen


简介:瓦雷利亚后裔,龙石岛亲王。母系血缘为风息堡的风暴女王Valka Durrandon,父系祖先曾经和南境边陲的多恩王国联姻,因此阳戟城的现任领主Dagur Martell以及其妹Heather Martell是他的堂亲。从小和夜煞龙Toothless一起长大,关系亲密无间,在雷妮丝丘陵的龙穴共同抵御红死神时导致一条腿残疾。武器是一把由瓦雷利亚精钢打造和龙焰附魔的长剑Inferno。和狭海对岸的多斯拉克人Drago Bludvist有血海深仇。热爱探索,亲近龙族。和Jack在赫伦堡比武大会(Tourney at Harrenhal )相识,后者取得优胜后送给他冬雪玫瑰的桂冠。


族徽:黑底红色三首龙


箴言:血火同源(Blood and Fire)


头衔:Lord of Dragonstone and the Narrow Sea






Jackson “Jack” Stark


简介:北境之王,亦称冬境之王,临冬城之主。有一头叫做Frost的白色冰原狼,一根鱼梁木法杖。信奉森林里的旧神。和North率领的守夜人部队关系良好,关注永冬之地的异鬼动向,认为他们是远古异神Pitch Black蛰伏的仆从。和绝境长城以北的塞外女王Eep Crood以及她的野人丈夫Guy,还有熊岛的女领主Merida Mormont是坚定的盟友。由于异鬼惧怕龙晶和瓦雷利亚精钢,Jack不得不离开临冬城前往龙石岛寻求帮助,留下妹妹Elsa摄政。结果半路中途在赫伦堡比武竞技中对Hiccup一见钟情,然而同年多斯拉克大军压境,狭海海战爆发,Hiccup应Valka女王之召发兵厄斯索斯。


族徽:冰原奔狼


箴言:凛冬将至(Winter is Coming)


头衔:King in the North; King of Winter; Lord of Winterfell




 
Rapunzel Lannister


简介:凯岩王女,西境之光,教母为光之王拉赫洛的信徒红袍女祭司Gothel。在偷偷前往赫伦堡比武大会期间结识冒牌骑士Flynn Rider/Eugene Tyrell。因为家族富饶又强大,财力雄厚,拥有大量的黄金和物资,是维斯特洛最炙手可热的公主。


族徽:咆哮雄狮


箴言:听我怒吼(Hear Me Roar)


头衔:Princess of the Rock


 




Anna Stark


简介:北境王妹,在铁群岛与河间地和北境爆发全面战争期间被铁民抓走,差点嫁给铁群岛与河间地之王的小儿子Hans Hoare。后被关押在赫伦堡的寡妇塔中,为Rapunzel所救,两人成为朋友,决定拉上Eugene一起护送Anna回归临冬城。


头衔:Princess of the North






Eret, son of Eret


简介:自由贸易城邦潘托斯的总督,商人,佣兵贩子,和Eugene是合伙人。一度和Drago有交易往来,后来在狭海海战中决定帮助Hiccup和Valka,提供大量野火。






Eugene Tyrell


简介:高庭总管之子,从属河湾地贵族提利尔家族。然而从小性情不羁,喜欢周游列国,交游广泛。一开始和Rapunzel互相不知身份,后因为两人相爱,无意间促成凯岩和河湾地王国同盟。


族徽:绿野玫瑰


箴言:生生不息(Growing Strong)


头衔:Ser Eugene Tyrell of Highgarden


 




Elsa Stark


简介:北境摄政女王,以美貌智慧、气度高贵著称,因为最疼爱的妹妹失踪的缘故敌视其他王国。据说和哥哥Jack一样拥有可以掌控冰霜元素的法力。一度同Jack因为政见不合而关系紧张,全凭妹妹从中周旋。Elsa主张南下东征,而Jack始终坚持最大的威胁来自长城以北,北境政权几乎为此分裂。


头衔:Queen Regent of the North


 




Astrid Arryn


简介:谷地王女,其叔鹰巢城领主Finn Arryn的继承人。很小的时候在龙石岛当过养女,成为Hiccup的至交好友。和北境一直存在以三姐妹群岛为中心的领土争端,常年军事摩擦不断,在作风远比Jack强硬的Elsa女王代为摄政后矛盾尤甚。和龙石岛以及风暴地一齐组建了东岸的海军联合防线。


族徽:白月蓝鹰


箴言:高如荣耀(As High as Honor)


头衔:Princess of Mountain and Vale






Dagur Martell & Heather Martell


简介:民风彪悍的多恩王国亲王以及公主,阳戟城领主,拥有罗伊拿人以及石人血统。对于唯一的堂弟Hiccup异常关注。和河湾地的边界始终战事不断,时常相互劫掠。和Eugene Tyrell有私怨。Heather从前同样在龙石岛当过养女,故而对Astrid非常亲近。目前多恩领为了和Viggo以及Ryker Grimborn兄弟俩争夺石阶列岛的主权正处于积极备战状态。


族徽:贯日金枪


箴言:不屈不挠(Unbowed, Unbent, Unbroken)


头衔:Prince & Princess of Dorne; Lord of Sunspear


 




Merida Mormont


简介:熊岛的现任女领主,美丽而勇敢的神箭手,有一把附魔的鱼梁木长弓。森林女巫的学徒。和母亲Elinor皆是具备先民血统的易形者,又称熊灵。和临冬城有长期的盟约共同抵御铁民以及异鬼的入侵,后暂时加入Elsa女王的战争议会。因不满母亲的独断安排,曾在命名日单方面撕毁和Jack的婚约。


族徽:丛林黑熊


箴言:昂首屹立(Here We Stand)


头衔:Lady of Bear Island


 




Drago Bludvist


简介:厄斯索斯大陆上多斯拉克人的部落首领,在瓦雷利亚的废墟里发现了龙之号角——缚龙者(the dragonbinder),于是决定用它来奴役龙石岛上所有的巨龙进而征服整个维斯特洛,为此发动狭海战役。和Hiccup以及Valka有杀父/夫之仇。


头衔:Khal Drago


 




Valka Durrandon


简介:风暴地女王,海风之女,牢不可破的风息堡的女领主。因为和坦格利安家族结合又被称为 「龙王之母」。疼爱唯一的儿子。狭海海战的主要战力之一。


族徽:宝冠雄鹿


箴言:怒火燎原(Ours Is The Fury)


头衔:Storm Queen; Mother of the Dragonlord


(*注:伊耿登陆以前的鹿家一直是杜兰登,其男性血脉断绝后才被拜拉席恩接手。至于为啥麻麻是鹿家人呢,因为鹿角盔和电影里那个麻麻的胸甲……有点像?还有光龙石岛那巴掌大的地盘真太小了……)




James “Jim”  Tully


简介:奔流城领主,三叉戟河流域的统治者。和铁群岛Hoare家族向来不睦。是Elsa以及Astrid都极力拉拢的盟友。为了母亲的请求 ,与Jack和Hiccup同年参加赫伦堡比武大会。


族徽:腾跃银鳟


箴言:家族,责任,荣誉(Family, Duty, Honor)


头衔:Lord of Riverrun






 


TBC






超级混乱狗血的人物故事线梳理(少量bt预警)


首先,为保障北境的内部团结,Jack和Merida从小有政治意图明显的婚约,在Merida成年的那一个命名日被公然撕毁。


为寻找异鬼克星便装南下时Jack在河间地赫伦堡比武大会遇到准备参赛的Hiccup,一见钟情。从他的族徽认出是龙石岛亲王后,Jack为引起Hiccup的注意,随口编个假身份也是强行参加。Hiccup大概知道他来自北方,却始终未能认出这就是年轻的北境君王。两个人一路关系暧昧到决赛,Jack偷偷施用法术一剑挑落Hiccup的面甲,取得胜利,旋即送了冬雪玫瑰的桂冠,并且大言不惭地出口调戏,表示:只要跟我回家,我保证让你当上真正的王后(...)。结果……Hiccup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同年,Khal Drago在狭海对岸发现龙之号角,决意发兵龙石岛,Valka女王急召Hiccup回守东境海岸,Hiccup临走前向Jack保证会平安归来,并且留下信物Inferno。Jack答应在临冬城等他。


没想到狭海战役打得异常艰难,持续数年,最终Hiccup不得已用龙焰和野火点燃整片大海,纵火击溃Drago的舰队,龙之号角亦在此役被毁,然而与此同时,Hiccup和Toothless被众人目击坠海,其后生死不明。


同样在赫伦堡比武竞技大会期间,乔装出逃的凯岩王女Rapunzel遇到雇佣骑士Flynn Rider,其真身为河湾地高庭的Eugene Tyrell爵士。两人不打不相识,互相不明身份的情况下成为朋友,并在一次夜间探险时意外解救被困寡妇塔内的Anna Stark。原来铁群岛与河间地向来同北境不睦,几年前铁民抓来Anna,差点把她嫁给铁国王的小儿子Hans。Rapunzel和Eugene决定立刻护送Anna回归临冬城。


此刻临冬城的摄政女王自然是Elsa,得知妹妹归来十分高兴,留下Rapunzel和Eugene做客。这时候Jack也带着Inferno归来,一家团聚。Elsa提出让Jack和Rapunzel进行政治联姻,以便凯岩和北境上下夹击,吞并铁群岛和河间地,为妹妹复仇。Jack一口回绝,表示未来的北境王后应由自己选定。Rapunzel回想自己和Eugene的感情,两人一番剖白,同样委婉谢绝Elsa的提议。此举令Elsa深感Jack并不像自己一样重视妹妹,于是警告他应当首先守护自己的家人,而不是一个根本不需要他的异族人。


Jack和Elsa的主要分歧还是体现在政见上,一个坚持加固北部防线,时刻隄防异鬼反扑,一个意图穿过颈泽,挥师南下,联合凯岩河湾地吞并整个东南境。日积月累,北境政权逐步分裂,形成国王派系和女王派系。期间Jack去往长城,向黑衫军总司令North展示Inferno,之后得出结论:或许龙族可以协助击败异鬼。


对于Rapunzel和Eugene的婚事,饱受威胁的首当其冲是与河湾地国土接壤的多恩王国。两国本来试图和谈欲意让Eugene娶现任亲王Dagur的妹妹Heather,事到如今谈判破裂,南境平衡宣告打破。谷地王女Astrid Arryn果断此刻声援多恩,警示凯岩和河湾地不要轻举妄动,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Stark南下。


虚假的和平持续一段时间,多恩同时面对东西两方来自高庭和石阶列岛Grimborn兄弟的威胁支撑至今已经愈发艰难。


直到堂弟 「战死」 狭海的消息传来,南境战争全面爆发。


Jack大怒之下不顾一切离开临冬城,Elsa暂统北境,即刻发兵想与凯岩河湾地汇合兵力,为Astrid所阻。同时Valka接管龙石岛,在失去硕果仅存的孩子后她的怒火显然无法遏制,东境迅速再次组成军事同盟。双方一度僵持不下。在一次多恩发起的伏击战役中,Rapunzel意外遭俘,Dagur剃光她一头金色长发送回凯岩要求巨额黄金赔偿才肯放人。Rapunzel的教母红袍女祭司Gothel得知后用巫术诅咒了Dagur和Heather兄妹俩有朝一日会死于非命。


Hiccup和Toothless当然只是被海潮冲到对岸,因为纵火烧海的大不敬行径被一窝狭海海盗扣押,差点以浸死在盐水里的方式被献祭给淹神。Jack暗中借助好友Merida的绿色之梦得知Hiccup还活着,便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决意要带他回家。Hiccup此刻终于得知Jack的身份,于是问他一开始接近自己是不是别有所图。Jack回答:是,但同时也不是。他的确说了谎,但一切并非虚情假意。Hiccup开始逃避Jack的感情,冷言拒绝他:一切本来就是个错误,他打心眼里一点没爱过Jack,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此举令Jack的骄傲深感受侮,他把Inferno弃掷在地,两人最终不欢而散。


Hiccup从海峡对岸归来后首先骑龙去了凯岩和高庭,要求他们罢兵,否则势必招致血与火的厄运。由于害怕南境重蹈狭海大火的覆辙,双方暂且停战,一切在表面上重归平静,实则暗流涌动。Elsa在一次宴会上公然出言讥讽Jack为情人放弃一统七国的绝佳机会:All for love and a world well lost,引发轩然大波。诸多北境贵族认为Jack到了必须立后的年纪。Jack气恼之下果断回敬Elsa,表示自己会向她的死敌Astrid求婚。Elsa却未发怒,只是不再搭理Jack,两人各自为政,关系降到冰点,令妹妹Anna十分为难。


Hiccup在风暴地静养时听闻Jack有意上鹰巢城求亲,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暗自神伤。母亲Valka看出他的心思,便出言规劝。恰巧Heather冲上门来声称决不允许Astrid嫁与他人,Hiccup一番挣扎之后被堂姐强拉着一同启程前往谷地王国。


在险峻的鹰巢城,Hiccup再次见到Jack,一时词穷,然而这次换成了Jack对他冷眼相待。Astrid的叔叔谷地国王Finn Arryn在晚宴上接待所有来宾,正逢一位密尔歌手唱起:我爱上一位艳如秋阳的佳人,落霞洒在她的发梢……Jack回想起自己和Hiccup在赫伦堡的初遇,在神眼湖畔,Hiccup身着镶刻黄金的铠甲站在波光和落日霞光之中,令自己终生难忘。他当即声称身体有恙退席,Hiccup犹豫很久,还是追了出去。Jack质问他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自己面前,两个人情难自禁之下共度一夜,事后关系变得异常微妙。双方的尊严都不容许自己沦为见不得光的情人,然而家国纷争又决定了冰与火的公开结合势必带来一场巨大的灾难。Jack认为自己或许应该放手,Hiccup强忍酸楚地祝福了他。


为报复Rapunzel的绑架,红袍女祭司Gothel在千里之外施行影子秘术行刺Heather,Hiccup虽然在紧要关头用龙焰将影子砍成两段,但Heather还是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她或许再也不会从睡梦中醒来了。Astrid悲痛之下矢志终身不嫁。Hiccup感慨自己和Jack或许也要如此虚度一生,直到最后才追悔莫及。


与此同时,Dagur在阳戟城得知妹妹的遭遇,勃然大怒,陷入疯狂的境地,立誓要血洗凯岩,宁可杀身成仁,也要替妹妹讨回公道。南境很快战火重燃,死伤无数。最后,在血腥的激战中Eugene刺伤Dagur的一只眼睛,然而自己也因负伤几近瘫痪,右手终生不能再握剑。许多河湾地的城镇被洗劫,然后付之一炬。石阶列岛的残虐堡领主Grimborn兄弟俩乘乱悄悄入侵龙石岛,试图偷走敷卵处的幼龙和龙蛋,却遭受惊狂暴的巨龙吐息活活烧死。Hiccup连夜赶回火光冲天浓烟四起的岛上安抚陷入躁动的巨龙。他赶到时几乎半个龙石岛都已化为焦土,大量羊群遭殃,在他出现后巨龙才渐渐归复平静。


Valka告诫Hiccup有某种邪恶势力正在黑暗中悄然滋生,他们必须找到坦格利安家族那标志性三首龙的最后一个龙头,最后一个骑手。可是在他父亲死后,世上已无人可以真正驾驭巨龙。Valka只能指望Hiccup尽快娶个妻子,或许他带有真龙血脉的孩子可以继承他们的衣钵。Hiccup陷入为难境地。在龙石岛港口,他遇到一个来自厄斯索斯的巫姬,后者用他的一滴血置入火中,召出幻象。在幻象中,Hiccup看到一个脚踏巨龙高踞九天之上的影子,容貌和自己肖似,但比自己要更年轻,还有一双和Jack一模一样的蓝眼睛。巫姬同时做出预言:他到死也不会成为国王,只是亲王,因为命中注定统一全境的真王会是冰与火之歌。


在回到北境后,众多领主和封臣虽然不满Jack仍然对于立后一事悬而不决,却十分满意他终于和 「 那个龙石岛的贱人以及他的一堆恶龙 」一刀两断。在Anna的命名日,Jack和Elsa冰释前嫌,宣布与妹妹一起共治北境。


在修整龙石岛期间,Hiccup开始深受龙梦的困扰,他不停地在睡梦中看见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情景,有时候是天空中狂舞的巨龙,有时候是冰天雪地里的幢幢鬼影。有一次他梦到Toothless被一把玄冰长矛刺穿心脏而死,死前还在奋力朝自己发出警示的微弱嘶叫,还有一次他梦见他自己卧躺寒床之上,腹中剧痛难忍,最后竟生下一个浑身覆盖龙鳞的畸形死胎。种种怪象折磨得他越来越虚弱,直至必须服用罂粟花奶才能入睡。有一回他梦呓中不自觉告诉Valka:盛夏将尽,严冬长夜已至。醒来后母子俩便就此进行一番长谈,Valka宽慰Hiccup并不是所有的龙梦都会成真,但他们都同意有某种极其可怕的变化正在极北之地悄然发生。Hiccup认为自己应该警告Jack,可他十分犹豫自己一旦前往北境那么所有预言便有可能成真,他会害死自己最不能失去的Toothless。


在Hiccup还没做出决定的时候,Jack受到Merida的拜访,这位异形者同样在绿之视野中察觉到永冬之地的潜在危机,同时,North的渡鸦抵达临冬城,信中说他的副官Sandy不久前神秘失踪,情况有些不妙,希望Jack能来一趟绝境长城。离开前,Jack在神木林中的心树下自陈,他内心深处无时不刻都在思念Hiccup,希望旧神保佑他们还能有再次相逢的一天。这番剖白被前来送别哥哥的Elsa听到,她难得地拥抱了Jack并且告诉他自己会和Anna一同祈祷他早日归来。


待Jack一路跋涉赶到长城时,他和North发现在境外等待着他们的是由一位黑神Pitch Black率领的无数异鬼和尸鬼大军,Sandy也不幸被变成他们中的一员。North询问Jack是否有可能向龙石岛求援,Jack思索一番后回答已经没有时间了,长城随时有可能被突破,他们必须立刻着手联合塞外女王Eep Crood的自由民部队进行还击。


然而由于手上的龙晶有限,异鬼又不惧Jack的冰霜之力,眼见自由民和守夜人部队不断溃散,North受伤,长城即将倒塌,只有冰原狼Frost浑身鬃毛倒竖仍旧忠诚地守护在Jack身边,Hiccup终于骑着属于他母亲的Cloudjumper驾临战场,用惊天动地的炙热龙焰逼迫亡者大军撤退。他同时带来了大量的龙晶武器,还有一条通身雪白的雪煞龙Snow Wraith。


Jack和Hiccup重逢十分激动,然而两人已无多少时日温存,Hiccup告诉Jack自己在古籍上查询到可以暂时用血魔法令Jack成为驭龙者,否则单凭一条龙很难抗衡黑神和异鬼。Jack起初并不同意,认为这个想法太过危险,但Hiccup偷偷给他服用罂粟花奶,独自完成换血仪式。Jack醒来后看见Hiccup手臂上的伤口,忽然起疑,旁敲侧击他远在大陆的另一端为何会知道北境的遭遇。Hiccup闭口不谈龙梦和预言之事,只是告诉他现在是携手退敌的时候,其他琐事以后再谈。Jack终于同意骑上Snow Wraith,两人一同重新编整部队,装备龙晶武器。这时候北境集结的军队也在Elsa的命令下来到长城增援,一场大战拉开序幕。


在异鬼的围攻之下,黑神用一只冰矛瞄准了正喷吐蓝焰的Snow Wraith,和Hiccup梦中预见的场景完全一模一样,于是他条件反射地从Cloudjumper背上跳了下去,在半空中用Inferno将冰矛劈成两半,但是自己却向冰湖坠落。Jack立刻跟着跳下想要救他,但Hiccup拼尽最后的力气用瓦雷利亚语命令Snow Wraith和Cloudjumper叼住Jack即刻退守长城。Jack只能在巨龙口中看着Hiccup沉入湖底。


回到长城后Jack悲愤交加,自责该死的应是自己,幸而这时候Elsa、Anna以及Merida等人纷纷赶到,甚至从谷地、河间、凯岩等地都有援兵到达帮助御敌。众人劝解Jack重新振作起来,Merida甚至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声称自己在绿色之梦中看见Hiccup仍然活着。Jack听到这一消息才勉强拾掇精神,决定重新和黑神一战。


于是战况焦灼地持续许久,双方各有死伤,但Hiccup始终踪影全无。一日,Jack独自骑龙清场焚尸的时候遇到一位意想不到的来客,原来是骑着Toothless的Valka。这位脸色憔悴的风暴女王告知Jack自己做了一个龙梦,梦中Hiccup请求自己帮助Jack。两人回到驿站后彻夜长谈,Valka说自己的孩子曾遭遇许多危险,但他是龙家的男人,决不会轻易死去。她同时告诉Jack那些Hiccup曾经做过的龙梦:他明知自己或许会死,可为了你,他还是来了。Jack看着窗外的冰风暴,发誓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Hiccup。


再一日,正当战斗正酣时,Snow Wraith却忽然怒吼发狂,几乎将Jack从高空甩落。Valka怀疑是自己的儿子发生什么意外,导致血魔法的连结不再稳定。当夜Jack和所有人发生争执,指出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忍受这种煎熬,必须马上动身去找Hiccup。


突然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原来是Jack的冰原狼Frost,浑身浸浴在鲜血之中,他毛发杂乱的背上驮着一个人,便是生死未知的Hiccup。Valka顿时面色苍白得差点晕倒。Jack激动得接过Hiccup,发现他的呼吸声非常微弱,几乎轻不可闻。Frost在舔了舔Jack的手掌之后精疲力竭地倒地死去,露出腹部插着的一片龙晶。


Hiccup昏迷数日,始终未能苏醒,Merida诊断他的肺部已经被严重冻伤,恐怕有性命之忧。Toothless也变得越来越狂暴,有一天他趁旁人不注意叼着Hiccup逃走,用自己的身体将他圈住,也不许任何人接近,包括平常十分亲近的Valka。在巨龙的体温下,Hiccup奇迹般地苏醒,然而过了好几日才能开口说话。


在两人独处时,Hiccup用嘶哑的声音告诉Jack:在掉进冰湖之后,他被异鬼包围,只能勉强战斗,然而一群野生冰原狼加入战场,令他得以逃出生天。过去这些日子他一直同这些冰原狼在雪原深处并肩作战,Frost追踪他们的气味找到了他。可是在试图突围回到长城之时,他们被黑神抓住。黑神没有当即杀死他,而是决定在祭坛上用龙晶刺穿他的心脏,将他转化为尸王。Frost拼死带着Hiccup突出重围,在混乱中黑神的一截右腕被Inferno切断。Hiccup提出自己或许可以杀死黑神,Jack只是亲吻他的面颊,说诸神保佑才得以让他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这一次无论如何他决不会再让他一个人以身犯险。


Elsa和Anna在探望Hiccup时对他表达了真诚的歉意,并称临冬城的大门愿意永远为他敞开。Jack知道这场凶险的战争随时可能要人性命,等Hiccup好转后他在心树下匆忙求了婚,不想两人日后留什么遗憾。Hiccup当然十分羞涩,可还是答应了。只不过他觉得自己是瓦雷利亚人,不信什么新神旧神,于是由他的龙见证,两个人互相许下郑重的誓言。


第二天黎明时分,最后一场战役终于打响。


在联合军队几乎不要命的殊死一搏和三条巨龙猛烈的龙焰攻击下,尸鬼和异鬼终于节节败退,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灰飞烟灭,但黑神本尊始终未露真容。Hiccup告诫Jack切记要焚烧每一具尸体才能终结一切,令死者安息,否则便是给日后埋下灾难的种子。然而,即便如此,在面对借尸还魂的Sandy等守夜人兄弟时,Jack还是下不了手。暗中窥伺的黑神选择在此刻出手,用冰矛将Jack击落。Hiccup见状也跳下龙。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并肩作战,Jack高举他的鱼梁木法杖,而Hiccup抽出了Inferno。在激烈的搏杀中,不远处的雪峰冰川开始崩塌,Hiccup的义肢本来不适合在冰上作战,黑神看准机会将他击飞,Toothless怒吼着扑过去接住他,两者一齐滚作一团被冰雪吞没。Jack来不及反应,捡起脚下Hiccup遗落的Inferno,愤怒之下一剑捅进黑神的胸膛,黑神开始尖叫,直至化为一堆黑尘。在死前他的冰矛同样在Jack的腹部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但强忍剧痛,Jack开始不管不顾地拼命劈凿脚下的积雪。


直到精疲力尽,整片白茫茫的荒原在他看来似乎如死一般寂静无声。令人意外的是,当Jack瘫坐在地,他脚下的冰层却开始焕发诡异的蓝光。一阵似乎来自地下深处的震动令他急忙跳了起来。蓝光越来越强烈,最终Toothless带着Hiccup冲破冰雪。Hiccup看到黑神的消亡长舒一口气,并开玩笑说龙家的男人都是三之子,三条龙,连倒三次血霉。Jack在怔忡片刻后狠狠吻了他:在最后的最后,你终于不会离开我了?Hiccup笑着说是,永不,永远跟你在一起。


然而,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一处碎石堆砌的黑暗荒冢之中,一只本应死去的冰原狼睁开了蓝幽幽的眼睛……严冬长夜将至。


END


尾声:多年以后,一个瘦小的蓝眼睛男孩被风暴女王瓦尔卡牵着手,跌跌撞撞地走在龙石岛遭受海风侵蚀的阴凉石阶上,他抬起雪白的小脸,仰望红色彗星的尾巴划过天际,奶声奶气地问:「祖母大人,父亲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呢?我今天可以和小龙一起睡吗?」不等瓦尔卡回答,他自己又指着泣血的天空咯咯地笑:「血与火。」


「是的,血与火,我的宝贝。」瓦尔卡也同样微笑起来。




再提醒一次地图可以点我~~




谢谢大家的喜欢> < 欢迎各种建议


至于有没有正文orz?可能……有地吧,估计会写很慢很慢。

评论
热度(98)

© 今年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