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stcup】SweetHeart

※生子梗,不喜勿入。
※人物OOC严重。
※HP设定,生子魔药(没错就是这个同人界的一股暖(wu)流)设定。
※后续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或许一时兴起发点儿东西(并不会)
※新年快乐,今年也要坚持零产出(不是)
※没错题目是乱来的



12月的伦敦总是下着雪,阵阵寒风夹着雪花钻进行人的衣服缝隙里,冰的质感紧贴着皮肤,冰冷得不成样子。天快黑了,四处亮起柔和的白色灯光,在雪晶的折射下整个世界似乎都充盈着亮晶晶的柔美。

Jack是幻影移形到的圣芒戈医院大门口,也不能说一个身经百战的傲罗能够百分百在幻影移形中不出现任何差错,梅林保佑,他真的太紧张了,大衣衣角在幻影移形的途中被割掉了一小块,甚至在落脚的时候他还踩在了楼梯边上差点摔倒。扶着楼梯扶手,Jack忍不住大口深呼吸,“冷静点Boy,你都已经是个当父亲的人了。”想到这里,Jack的心却跳动得更厉害,但更多的是急不可耐和欣喜若狂。

当Jack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可谓风尘仆仆。他一完成任务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幻影移形了过来,其中没少沾雪,衣服上还有打斗的痕迹,灰尘泥土落了满身,看上去甚是狼狈。他飞快给自己施加了几个无声的清理一新,似乎怕一点声音都会惊动门内的人。他安静地站在门外,不是他不着急,实际上他心里比谁要更渴望见到门内的人,他只是对自己已经成为父亲的事实还不太确定,带着焦虑,带着紧张。圣芒戈的隔音魔法太高级了,他完全听不见病房里的声音,想到病床上躺着的他的爱人——那个拥有一头柔软棕发,温和的绿色眼眸,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却有着惊人毅力和勇气的男人,Jack又忍不住紧握了下拳头。一股若有若无的细线将他们紧紧相连,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他能感受到,他清楚地能感受到,他的爱人在诞下只属于他们俩的结晶时那种满溢出来的幸福与极度狂喜。他们都是一样的,即使相隔再远,这样的心情也会在孩子出生的一瞬间迸发膨胀。

Jack轻轻推开门,连带着轻柔的脚步声走进病房。他一眼就瞧见了病床上那个鼓起的白色小包,一头凌乱的棕发被汗水沾湿,随意散乱在枕头上。虚弱。苍白。Jack的心脏在一瞬间被揪紧。 “放心,Hiccup没事的。”Valka轻轻抚平了Jack心中的恐慌。Jack这才注意到房间内还有其他人,不免为这个事实小小惊讶下。ValKa就坐在病床旁边,她满脸的疲惫与慈爱,手臂中怀抱着一个小小的布包,布包中的小家伙没有哭也没有闹,安详无比。Jack点了点头,两步三步可以说是跑到的病床边。当他看见那张苍白而双眼紧闭的脸时,即使知道Hiccup平安无事却还是心脏抽痛了下。

房间里的空气微暖,几乎没有什么异味,显然是已经施加过了保温咒和清理一新。纵使这样,Jack在靠近Hccup的时候还是闻到了一股极淡极淡的血腥味。

“Hic……”Jack温柔地将Hiccup额前的湿发拨开,另一只手伸进被窝中握住Hiccup的手,想到自己的双手还是冰凉的,又无声给自己加了个升温咒。这时候他才有机会仔细端详自己爱人的面孔。他的爱人,此时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本来就瘦小的身体因为蜷缩起来而显得更加小只,大概是刚生产完,他的呼吸十分微弱,不时因为疼痛微微皱眉。这样的疼痛是Jack可以感知到的,他那只握着Hiccup手掌的手忍不住微微大力了些。

Hiccup本就是个浅眠的人,那只被Jack紧握住的手掌小小地回应了下Jack,接着那双拥有世上最深情的绿色的双眼微微张开,在一瞬和Jack的双眼相对视,便是完全清醒过来。

“Jack,你终于回来了……”Hiccup有些费劲地扯出一个笑容,声音听着带些鼻音,这是Jack从未见过的Hiccup脆弱无比的样子,像是只要自己的手再多用一点力气,Hiccup就会死掉。“我今天以为自己会死。”

“抱歉Hiccup,我真是个混蛋。”Jack轻轻揉捏着Hiccup的手指,柔声说着,带着一丝哽咽。很好,真的太好了,他还能看见这样一个跟自己说着话的Hiccup,他还能再渴望其他什么东西呢?他的确是个混蛋,在自己爱人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不在他身边,他几乎可以想象在生产过程中Hiccup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想到这里Jack被吓出一身冷汗,接踵而至的是更深的自责和愧疚。

“但是还好,梅林保佑,我还是活着见到你了。”Hiccup小声地笑了下,真切的温柔,他的眼有些湿润,Jack才注意到Hiccup脸上的泪痕。自己双手紧握住的这个人啊,原来也是这么脆弱,他怎么舍得让他的爱人这么痛。

“好了Jack,来看看孩子吧,是个男孩儿。”Valka忍不住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或说是欣慰。她一边站起来,一边把手中已经哄熟睡的孩子小心翼翼地递给Jack。

“一只手拖着屁股,对……小心一点……”新手的父亲一般来说第一次抱孩子都会手忙脚乱,但Jack的动作却相当熟练。“小时候经常都是我照顾妹妹所以……”Jack面对Valka赞赏的眼神笑了笑。

虽然是熟练,但一想到怀中的孩子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和Hiccup的孩子,手就有些颤抖。

这条生命,是Hiccup用几近生命的代价换来的,他是这么弱小,又是这么美丽,他的身上是自己和Hiccup的所有。

“我的孩子……”Jack轻轻呢喃,看见被层层织物包裹的脸皱成一团,小小的嘴无意识的张合,柔软的棕色胎发紧贴着额头。这个,最柔弱,最无害的小东西。

“我也该回去了,Jack,你要好好照顾Hiccup。”Valka理了理衣服,看着Jack,眼中的信任让Jack心里荡起一股暖流。

“其他人?”

“他们早就回去了,我是怕孩子忽然醒来哭闹才留下来的,现在你回来了我也比较放心。”Valka用安慰的目光转头望着Hiccup,伸出手轻柔地擦干他额头的汗水,换来Hiccup小声的感激。

“我会的,当然。”Jack同样以感激的语气回应,“谢谢你,Valka。”

等到Valka轻悄悄退出房间后,Jack才有机会呼出长长的一口气。

“大英雄,累了吗?”带着戏谑语气的声音响起,Hiccup嘴角还挂着笑,又带着一点张狂的可爱。

Jack被Hiccup的语气逗笑,一直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他从知道Hiccup开始分娩的时候就一直提心吊胆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在完成任务之后这样的感觉更甚,他甚至做好最坏打算,说真的,在自己最心爱的人遇见危险的时候所有的理智和冷静都会在一瞬间消失,现在Jack看着Hiccup充满着戏谑的双眼却只觉得自己的所有担心都是这么可笑。低下头轻轻在Hiccup额头上印了一吻,Jack深爱着Hiccup的所有,当然也完全包括Hiccup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能让他笑出声的这种天赋。

“Hiccup,你看,我们的孩子,我们的。”Jack坐回椅子上,小心翼翼把怀中的婴孩举到Hiccup面前。

傻笑。

“小小的,还看不出来长得像谁呢。”Hiccup轻笑了一下,声音缓慢又柔和,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痛苦,他只能尽量把自己的动作幅度放到最小。

“不管长得像谁,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他有一头棕发,这一点像你。”

Hiccup脸上露出一点骄傲和欣慰的表情,“我打赌,他的眼睛会很像你。”

“对的,对的。”Jack仔细地望着怀中的新生儿,眼中浮现出一丝迫不及待,他轻轻地又往前推了推婴孩,“抱抱他,Hic,抱抱他。”

Hiccup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就因为体力透支晕了过去,他还没有抱过这个孩子,这个和他骨肉相连的孩子。慢慢地伸出双手,相比起Jack,Hiccup这个新晋的爸爸就有点手忙脚乱,一半是因为没什么经验,一半是因为激动。等到Hiccup终于稳稳地抱着孩子的时候,Hiccup才发现这个小小的布包在自己的怀中看上去更小,抱着也像是几乎没有重量。

不敢相信,就是这个小家伙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

Hiccup又湿了眼,把这个小小的身体更加紧密地贴在自己怀里。

“所以,你想好要起什么名字了吗?”

“让我来?”Hiccup明显吓了一跳。

“对,你有这个权利。”Jack伸出一只手轻轻贴在Hiccup的额头上,注视着这双湿润的绿眼睛,露出一个微笑,“是你生育了他,Hic,你有这个权利。”

“其实我之前就想到了一个。”Hiccup的脸泛着淡淡的红晕。

“什么?”

“Jackson,Jackson·Overland.Frost。”Hiccup望着自己的爱人。“这个名字可以吗?”

“当然。”Jack轻轻吻了Hiccup的双唇,“一切都为了你。”

他的一只手紧紧握住Hiccup的手,永远不会分开。

评论(1)
热度(87)

© 今年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