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第一天

 

 

我躺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

像个无可救药的懦夫。

我假装自己没有听见这句话,用被子蒙住头,把脸埋得更深。

心脏,血液,剧痛,晕眩。

我以为这是全部。

 

 

 

第二天

 

 

我是哭着睡着的,然后又被彻底地饿醒。

阵阵胃痛带来的呕吐感与涌上喉头的胃酸搅在一起,伴随着脚掌触碰地面一瞬间的冰凉,我摔倒在地上。

真像她的手。

感官,零度。

我永远都触不到她温度。

 

手机响了。

晃眼一看四十多个未接,每一个我都细细地看。

没有E字母开头的。

没有。

 

 

我发疯一样把手机砸在地上,大哭大叫。

床单破洞,被窝落地,柜门砸碎,书架倒地,玻璃尖锐,书目一地。

一片狼藉。

我后悔而惊喜,转头期盼美丽的身影出现将我大骂一顿。

什么都没有。

伏地痛哭,撕心裂肺。

 

 

 

第三天

 

 

 

在下雨,透明的。

我草草吃了些面包牛奶就点燃了壁炉。木炭燃烧在房间里产生奇异的味道,火光跳动,一片浓黑的颜色分外好看。

我穿着她的外套,在壁炉旁的椅子上缩成一团。

我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总让我想起阳光下的初雪。

我喜欢她笑起来时温柔又渴求的目光,总让我将她捧在心尖。

我喜欢她叫我的名字,总让我沉醉于迷幻与现实。

我喜欢她的一切,因为她是艾莎。

我的艾莎。

艾莎,艾莎,艾莎……

我不停念着她的名字,以为这样会让我好受些。

然后我想起桌上的玫瑰。

娇艳欲滴的,危险带刺的。

送给艾莎的。

 

 

 

 

第四天

 

 

 

 

我拿起手机,翻她的号码,在按下绿色按键前我停住了。

被弗洛伊德看穿,飞快关掉手机,心慌意乱。

被无尽思念所折磨的痛苦将我环绕。

 

 

 

 

 

第五天

 

 

 

是什么让我们互相折磨?

不,是什么折磨着我。

我后悔了。

是法厄同无惧无畏的愚蠢自大令我焚身尸骨,或者说,伊卡洛斯般对于光与热的过度渴望融掉了我的翅膀。

我中的是名叫艾莎的毒。

她是我乘坐太阳马车时不顾一切的放纵,是我扇动翅膀时追求的太阳。

我无可救药。

 

 

 

 

第六天

 

 

 

一本翻到烂的旅游杂志被我拿在手中。

从金字塔顶点滑落,站在巴黎铁塔的最高处,眺望远处的万里长城,从悉尼歌剧院的喜怒哀乐迈往希腊神庙的悲剧,由英国的白金汉宫跃向意大利圣彼得教堂,在撒哈拉沙漠狂欢纵舞,最后潜入爱琴海深处。

两个人的旅行。

只有我们两个。

 

 

 

 

第七天

 

 

 

我回想起她走的时候关门的样子。

我知道,我们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第八天

 

 

我想你,艾莎。

我想你。

 

 

 

 

第九天

 

 

 

我要做些什么。

我深呼吸一口。

我必须,做些什么。

 

 

 

 

第十天

 

 

我拿起电话寻找她的名字。

颤抖着,苍白的。

等待与窒息。
这个过程是地狱。

“我爱你,艾莎。”




此篇向《献给艾莎的一朵玫瑰花》致敬




图是自己做的,因为不会画画,整个过程充斥着蜜汁尴尬。

BGM————Say Something - A Great Big World

新年快乐★



想要原图的小伙伴可以私信我

评论(5)
热度(16)

© 今年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